北京京创律师事务所-15年专注于家庭房产纠纷 首页

站内搜索

抵偿债务产生的房屋使用权人是否享有优先购买权

2019年01月09日 09:33 ||

【案情简介】

梁先生与被告吴先生之女吴莉莉于2009年经法院判决离婚,吴莉莉享有房屋但须给付梁先生价款30万元。20102月,梁先生对上述生效判决申请执行,由被告吴先生全权代理吴莉莉处理有关执行事宜。执行中双方达成和解:吴先生以其自有的一套住房给梁先生居住使用进行抵算其女吴莉莉应付的30万元,但对该房屋,梁先生不得转让、出租给他人,也未约定使用期限。后梁先生依和解协议实际取得该房屋的使用权,执行终结。20163月,被告吴先生将房屋出售给了陈某。梁先生得知后诉至法院称:是吴先生擅自将房屋出售给被告陈某,其行为既是对原和解协议的反悔,也侵犯了其作为承租人的优先购买权。

【争议焦点】审理中有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梁先生在获得房屋使用权时也付出了对价,双方应视为租赁合同关系,故应享有优先购买权。

第二种意见认为:双方不具有租赁关系的法律特征,故梁先生不享有优先购买权。

【京创评析】

1.优先购买权的法理分析

   对于承租人的优先购买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百一十八条规定,“出租人出卖出租房屋,应提前三个月通知承租人,承租人在同等条件下,享有优先购买权;出租人未按此规定出卖房屋的,承租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宣告该房屋买卖无效。”合同法第二百三十条规定,“出租人出卖租赁房屋的,应当在出卖之前的合理期限内通知承租人,承租人享有以同等条件优先购买的权利。”此两法条均明确了享有优先购买权的前提条件是房屋存在合法的租赁合同关系。根据我国民法理论,优先购买权是一种物权,而物权法中的一项基本原则就是物权法定主义。意指物权的种类和内容由民法和其他法律统一确定,不允许当事人依自己的意思创设、变更。即除法律有明文规定的物权外,当事人不得任意创设物权,也不得变更法律所规定的物权的内容。这一原则贯彻到本案可以看出,原告梁先生如认为其享有承租人的优先购买权,必须要与房屋所有权人吴先生存在租赁合同关系。

2.本案中房屋使用权的法律特征

原告梁先生主张虽名义上为居住使用涉讼房屋,但实际上就是租赁关系,主要是基于和解协议约定其在拥有使用权的同时付出了对价,即其对吴莉莉债权的减少,因此其要求以承租人的身份享有优先购买权。此种基于抵偿债务而拥有的房屋使用权性质如何确定成为本案的关键。通过分析,京创律师认为这种权利性质属于债权的用益权范畴,主要是指依债权合同而就他人的土地、建筑物等而享有的占有、使用、收益的债权性权利。本案中梁先生拥有的使用权则是基于和解协议而产生,被告吴先生赋予梁先生房屋的使用权以抵偿其女吴莉莉所应负担的债务。因为和解协议的债权合同性质,由此产生的使用权性质当也属债权用益权范畴。但是鉴于物权法定的限制,优先购买权属于物权范畴,而符合优先购买权这一物权的法定条件,即必须存在租赁合同关系。

3.梁先生不是承租人,不能享有优先购买权

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二条规定,“租赁合同是出租人将租赁物交付承租人使用、收益,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第二百一十三条规定,“租赁合同的内容包括租赁物的名称、数量、用途、租赁期限、租金及其支付期限和方式、租赁物维修等条款。”

由此可以看出租赁合同的合同目的,对于出租人来讲,其出让使用权的目的在于获取租金;承租人则是在于通过占有租赁物而使用、收益。其次,租赁合同作为合同法上的几种有名合同之一,在订立合同时如有租赁的意思表示,则一般都应明确表示有“租”之涵义,同时也应含有租赁合同的主要条款。本案中,和解协议的约定在于吴莉莉之债的抵偿,并未有租赁之意思表示,也不符合租赁合同的法律特征。故鉴于物权法定的原则,这两种债权用益权不能产生相同的物上权利。

因此,京创律师认为,本案中原告不能享有承租人的法律地位,故也就不能享有优先购买权。

 

关键词
离婚
房产
分割
分家
析产
继承
房屋
拆迁
安置
房屋
买卖
纠纷
其他
房产
纠纷
诉讼
常识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6号铸诚大厦B座1501  咨询电话:400-680-5101
Copyright © 2019 law1998.cn.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京创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78号